中国传统村落之君子之乡 

建瓯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7-07-13 发布机构:建瓯市人民政府 作者(文号):来源:今日建瓯 作者:黄明和 浏览数:
  • 【字体:
    
  
  
  
  


  党城村位于福建省建瓯市东游镇以东,距集镇5公里,现有人口2900人,是一座具有千年历史的古村落。据民国版《建宁府志》记载,“党城”原称“长城”。从地形地貌看,党城背倚金坪山、祠堂后山和蟠龙山,南对松溪河流,在离乱年代,进可攻、退可守,利于对外防御。从村落形状看,松溪河流在村庄前绕出一个弧形,村庄缘河边因势而建,绵延一个多公里,远远望去,宛如在大河边修筑的一道城防工事。从建筑格局看,村头到村尾,有一条宽约2~5米不等、长达1000多米的与河流走向几乎等距的主街道纵贯东西。而沿着这条主轴线向四方纵横的弄巷全与主街相仿,两边耸立着院落高墙,首尾有用石条、青砖砌起的宽厚大门,上有炮楼(碉楼),下有厚门,四向八座扼守村庄进出口,构成古时“八门入城”的牢固屏障。自建村以来,村庄始终没有受过大的骚扰,保持着一方的安宁与稳定。当年取“长城”为村名,也许寓意正在于此。

      

  党城处于松溪中段冲集平原,交通发达,是古时水运的一个中转集散地。除码头繁忙,更兼沃野千顷,自然环境注定这里的经济优势胜于他乡。所以,一直以来被民间称为“财主村”。当年这里云集着多少财主?众说不一。但从民间的一些流传和现有遗存的古建中还是能感受到名不虚传。一是传说当年“财主”们的粮庄不仅遍布整个东游镇,还跨地域到小松、东峰、川石等乡镇,甚至于建溪(现划归顺昌县管辖)。粮食多到什么程度?只要这些“财主”们加工大米,谷皮就要将松溪河流盖去一半,数量难以计数。二是如今还流传着 “东屯冇(无)大猪,党城冇稚女”的俗语。东屯指的是现今的东峰集镇所在地。1941年,国民党军统局局长戴笠在东峰大庙(始建于北宋,落成于清代的庙宇)创办东南训练班(1944年改为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百姓养的生猪等不及长大就被抓去杀掉吃了,所以那时的东屯从未见过大猪。而后句说的是党城当时土豪劣绅、公子哥儿多,寻花问柳,年轻女子大多都被糟蹋,处女难寻。言辞虽有夸张讥讽成分,但将两地百姓深觉村史上最黑暗的年月所发生过的不耻事件相提并论,亦足以说明当年党城的浮华。三是从众多遗存的古民居中可窥之一二。据有关资料记载,该村始兴于南宋初,而大部分古民居则形成于清乾隆至嘉庆年间。这些古民居群落的特点:一是规模宏大。现保存较为完整的明末清初的古建筑约有80余栋,面积达2万多平方米。其中保护最好的下大厝,建筑占地近十亩。数量与规模之多之大,闽北罕见。二是布局合理。民居院落集中建在村内,除以半月形的主街为全村建筑的主轴参照线外,其它小弄则围绕建筑群落的需求向东西南北贯穿,形成多个“井”字结构,体现出既纵横交错、便于人行的蛛网模式,又寄寓路径环环相扣、人心紧紧相连的规划初衷。而祠堂、庙宇、书院、驿站、码头等则建在村外,形成了以居住院落为核心,以绕村建筑为点缀的古村八景。三是风格相近。房屋多为两层土木结构,采用四至八榀横座,二至三进纵厅构筑,厝与厝间用高大风火墙隔断,邻与邻间共用一堵高墙,表现出既互相隔离又相互依存,既确保私秘又能互相照应。四是装饰精美。每栋房屋都采用砖雕、石雕、木雕等工艺,梁柱、斗拱、檩条、墙面、窗棂、天花板,或雕或画花鸟虫鱼、人物禽兽,姿态万千,栩栩如生。石墩楹联或凹或凸,木制匾额或大或小,门坊砖雕或阳或阴,都体现出笔力的雄健,内容的广博。五是文风炽盛。多数深宅大院的门前石柱上都刻有对联,如“洛缨奕禊叨丹陛,理学渊源衍紫阳”、“传家俭德宗风古,振俗文章旧迹垂”等,前者指洛阳美好而神圣的思想(指程颢、程颐兄弟的理学思想)陪伴着皇帝,源远流长的理学繁衍了紫阳(朱熹书院)的理学高峰。后者则教育后代不仅要弘扬崇俭尚德的传统家风,更要以前人为垂范,光大优秀传统文化。此外,还有诸如“礼耕义禅之斋”等牌匾悬于民居中,无不反映出教育和启示后人的作用,体现出朱子过化之邦的流风遗韵。总体风貌上,整个村落依山傍水,天人合一;坐北向南,冬暖夏凉;布局精巧,点面结合;街衢纵横,空间适度;建筑恢弘,宜观宜居。既展示出大手笔、大气魄、大村庄、大吞吐的气势,又呈现出建筑的高矮错落、宽窄相间、曲直有度、和谐统一的画意。走进街弄,给人不尽的恬静与悠然之感。无论是从古民居的总体规划、布局与规模,还是从单体设计、装饰和风格无不体现出大气、精妙与宜居的理念,又渗透出休闲、儒雅和安详的气息,非极盛一时的大、众财主群居之地而能形成。

      

  “叶氏宗祠”是党城鼎盛一时的标志。自兴村起,叶姓一度占到全村人口的90%左右。直到今天,仍有一半人口姓叶。据叶氏族人口头流传,在清乾隆年间,叶氏家族出了一位太子师,为报达祖宗血脉的养育之恩,他出资在家乡建了一座宗祠,地点就在村头山脚的古道旁。宗祠占地20多亩,主体建筑两层,分正堂、厢房、厨房,还设有后花园,全部采用青砖、石板、珍稀古木等材料构建,规模宏大,气宇轩昂。宗祠落成后,四乡八里的叶姓人家都会到此祭祖,香火旺盛。一次,政和新任县令骑马经过,看到如此气派的宗祠,心想谁敢如此大胆,竟将宗祠建得似宫殿一般,于是面带慍色走进探个究竟。当看到是叶氏太师出资建造时,吓得两腿发颤,立即在堂上三拜九叩,并跪走而出。虽然祠堂在上世纪“四清”到“文革”期间已被破坏殆尽,只留下一堵高大的门坊,上书“叶氏宗祠”四个繁体楷书大字,孤独地栉风沐雨,给人不尽的畅想和追抚。

      

  “右文书院”称得上是党城的文化摇篮。该书院与“叶氏宗祠”隔路相望,是继“叶氏宗祠”之后叶氏族人共同出资兴建的。书院建于缓坡,分两层,占地约4亩,是建瓯同期所建书院的幸存者,也是清代遗留书院的一处活化石。二百多年来,书院培养了多少俊杰人才,无法统计。但让叶氏后人津津乐道且引以为豪的是叶仁涛。据叶氏后代说,叶仁涛曾任过国民党统治时期福建省警察厅副厅长。一年党城受大灾,村民颗粒无收,食不果腹。可上头不问实情,拼命催税。族人无奈,只好写信向他反映实情。叶仁涛掏出自己的积蓄,为全村交纳了当年的税金,全村人因此渡过了灾年。撇开政治因素不说,叶仁涛倒是做了一件好事,族人或多或少会拿他作为教育和激励子孙后代的范例。自上世纪恢复高考以来,党城走出了一批又一批大学生,如今在外地工作的不计其数,为家乡赢得了荣誉,这与书院一以贯之而形成的文风濡染不可分割。

      

  “君子乡”是党城历史上获得的最高荣誉。这一巨幅石雕匾额镶嵌在临溪门坊的门楣上,石板虽显斑驳,字迹也渐模糊,但依然能让人感受到这里曾经是一个儒雅之地。据老年人回忆,在1964年公路开通之前,党城一直都是个大码头。不仅是松溪大运河上的一个重要中转站,还是通往党口村、水源乡以及屏南县的必经渡口,舟来船往十分繁忙。早年南来北往的船只,无论船上装的是金银财宝,还是粮食布匹,只要在党城码头宿夜,就从未发生过抢盗事件。乾隆年间,一次政和县衙派员水运官银至福州,在党城河段遭遇大浪袭击,船底触石漏水,差役赶忙撑船靠边,卸银于岸,乡人不仅帮助修船,还无偿看护,抛银三日于荒野,竟然毫发无损。此事报至建宁府,府官深受感动,于是赐予该村“君子乡”称号。府赐虽不高,但对一个村来说,亦足以标识一个时代良好的社会风尚。

      

  下大厝是古民居中的代表,分三个单元组成。二个单元联体,一个单元隔主街而建。联体的二个单元建筑占地近4000平方米,分八榀二重厅进,大门、天井、厅堂、厢房、后阁、厨房分前后左右,依次布局,宽敞明亮。主厝侧翼还建有小书院、花园和活动场所。在厅堂天井屋檐边,还装有一个特制的木质转轴,专门用了垂挂帘子。据说过去有宾客来访,家中女子不便见生人,就提早将帘子垂下,既不打搅客人造访,又不影响手中的活计。这座联体大厝现住有10户60多人,叶济穷是厝中的长辈,家中保留着一块150多年的牌匾,匾高约80公分,宽约50公分,由三块3公分厚的木板拼成。顶端用隶书横写着“浙江”二字,中间用篆书竖写着“寿昌县正堂”五字,镀金字体。据他说:约在清同治年间(1856~1874),曾祖父叶小干在浙江寿昌任知县,每次回来,大门口便要摆上这牌匾。同款式牌匾一共4块,分别摆在一、二重大门的左右,还有2块格式不同的上书“肃静”的牌匾则摆在一重大门的左右。这些牌匾当年给叶氏家族带来过多少的自豪与风光,大概只有其后人能脉感到了。

      

  历史有留影,更有呈现。党城继2014年荣获“中国传统村落”之后,便制定出了2015—2030年保护发展规划,将着力建设“以传统建筑群落为特色,以发展特色农业、田园旅游为主,自然环境优美、民俗历史文化底蕴悠久的传统村落”。目前,正举全村之力分步实施。可以坚信,党城的明天,一定会是一个古建风貌与田园风光、历史文化与传统民俗交相辉映、和谐共融的行旅圣地。(来源:今日建瓯 作者:黄明和)

相关阅读